Ikke-kategoriseret

把能源辯論變成成人:面對核科技的政治

我不認為我們應該禁止任何鼓吹某種技術的人,所以讓我們來討論它,但我們也必須認識到,這些聲音是高度政治化的。大花錢的人的錢被這些高度投機的能源公司拿去雇用這些說客以青睞某種技術,而這些能源公司對某種技術有著非常不合理的依戀。因為這些技術將迫使消費者支付更高的費用,並為這些企業帶來巨大的利益。

他提醒說,當任何一種根深蒂固的力量受到威脅時,例如化石燃料和煙草工業,他們經常使用公共手段來維護自己的利益,核工業也不例外。例如,找人說,“我反對核能,但我現在支持核能”,宣稱“核能受到肆無忌憚的環境保護者的壓力”,甚至假裝對環境友好。

出於一些不可理解的原因,作為世界環境領導者的福布斯雜志“推銷”的專欄作家邁克爾謝倫伯格是核工業“魔術盒”的一部分。如果你把這些遊說者投入公共關系的錢,能源和投資環保的努力比較,可以看出這些缺陷。這並不是說那些支持核電的人正在營銷網絡力量,但人們需要意識到這些欺騙性的說服技巧可能是可用於營銷任何類型技術的常見商業公共關系工具,無論討論如何能源政策。

核能辯論的泛政治化也與強調核能“控制”的政治文化密切相關。有時我會同情核技術。這些核專家和組織可能真的有誠意。它們並不總是服務於政治,但從一開始,核能在結構上就與政治聯系在一起。”

中電積極推動可再生能源科技與環境計劃,締造綠適生活與環境,未來會繼續投入資源,運用節能科技,支持社區基金、關愛社群和綠適教育等公眾活動,使大眾透過多種途徑,了解及宣揚環保理念,共建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他指出,在許多國家,對核能的偏見往往與政治有關。對於右翼分子來說,他們熱愛核能,不喜歡分散的可再生能源和地方化的社會想象。這與特朗普總統對美國的承認是相似的。它也符合追求中央集權的概念。即使在某個時候,核能爭論的焦點也從能源本身轉變為政治立場和價值。

在沒有核能的情況下,核能不僅是政治化的,而且核工人的家庭和公眾是”對自己負責。”

核能產業界傳誦了數十年不實的核災成本、風險、和發展願景,例如核災發生時,核能擁護者常會辯稱災難程度輕微,但單就「沒有任何再生能源災難,會像核災一樣讓數百平方公裏的土地持續數十年無法再讓人居住」,便能看出避重就輕的政治操作。

相關文章:

為了能源,為了地球,還是為了核工業的生存?

削減核電 – 軍事結構聯系

讓可再生能源自然地接管

高舉科學旗幟壓制持不同政見者正在侵蝕科學與民主

發展太陽能的潛力

Forrige Indlæg Næste Indlæg

RELATEREDE INDLÆG

Ingen kommentarer

Skriv en kommentar